癌症患者被诊断为新冠疑似病例 排除后仍需隔离14天


此次疫情发生以来,北京市曾多次要求各区增加医学集中观察点设置。3月15日召开的疫情防控会议曾提出,对境外输入采取“更加积极的防御策略、更加严格的管控措施”,扩大集中医学观察点,进一步提高在京核酸检测能力。

但在过去一周里,美国总统似乎这部法例并不“感冒”,在24日前并没有行使过该法例的任何赋权。

这名网友补充说,“总统和州长说,有足够的防护服提供给医护人员。然而实际情况根本不是这样。请大家做点什么吧,打电话给你选出的代表,如果你有物资,就捐出来。”

其实,联邦政府对医疗物资也不算是“不上心”。

不过,目前对于动用《国防工业生产法》调配医疗物资生产,美国社会也有不少反对的声音,一方面是担心联邦政府“接管”美国企业可能让商界陷入不安,从而加剧市场动荡;另一方面是联邦政府难以鉴别哪些企业具备相应的生产能力。近日,西班牙方向当地媒体表示,为快速检测新冠病毒,从中国一家深圳药物公司购买试纸,但测试效果有问题。中国驻西班牙大使馆快速反应,26日在社交媒体上发声明澄清,如下:

会议还提出,优化集中医学观察点选址,进行专业评估,有风险隐患的及时调整。妥善处理集中医学观察点医疗垃圾,统一处理标准,规范管理程序,开展督促检查。

全球性的疫情暴发,也让多个国家同时出现了医疗物资紧缺的情况,美国也不例外。

除了医疗物资外,美国医疗体系能否扛住这次疫情的打击也是一个问题。纽约州政府预计,到疫情顶峰时将需要十四万张病床,而目前当地只有五万三千张。而且此次疫情中重症病患的病死率高,甚至需要全天候把守ICU才能及时救治病人,但美国医疗体系和国内有所不同,大多数医院只有住院医师或执业护士会在晚上留守ICU病房。这也让人对美国医院能否担住疫情的考验略有担忧。

制定办法解决隔离人员就医等实际需求

3月27日,有美国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发文表示,其医生父亲竟要用浴帽和外卖饭盒来自制防护面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