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个滞留湖北家庭的回京之路:经多次分流 终于到家


印度新闻托拉斯3月24日报道援引德里商店店主的话说:“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混乱的生活。”

据CNN报道,印度近几日的混乱情况表明,对生活在城市贫民窟的7400万印度人而言,“社会隔离”几乎是不可能的。在贫民窟中,过道狭窄,摩肩擦踵。许多家户不得不共享一个厕所。

CNN报道援引印度新德里尼赫鲁大学经济学教授阿伦·库玛(Arun Kumar)的话说:“他们是无组织工作者,不上班就没有报酬……与富人不同,他们没有钱囤积物资。”

比利时单日新增新冠肺炎1702例 累计确诊病例破万

但是,印度国内工人的困境引起人们不安。印度媒体The Print创始人古普塔(Shekhar Gupta)在社交媒体上说:“人在危机中自然会想回家。如果被困在海外的印度学生、游客和朝圣者希望回国,那大城市的劳动者们也一样,他们想回到村里的家。我们不能派飞机把一批人带回家,而让另一批人步行回家。”

贫民窟居民无法保持社会隔离的另一大原因是他们需要工作。BBC报道援引国际劳工组织(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)数据显示,印度至少有90%的劳动力是在非正规部门工作,包括保安员、清洁工、人力车夫、街头小贩、垃圾收集者和家庭帮佣。大多数人没有退休金,病假,带薪假或任何保险。许多人没有银行帐户,依靠现金收入来满足日常需求。

社会隔离的要求更让他们再度面临两难:是冒着感染风险外出工作,还是待在家里陷入挨饿的境地。

“社会隔离是一种特权”

“饥饿会在新冠病毒之前杀死我们”

政策落实能否体现人道?